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一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今天第一天上课,我差点儿睡过……即使闹钟在卧室里响得震耳聋。

我有一种非凡天赋,几乎可以在任何环境安稳睡觉。从上小学起,妈妈就给我买了世界上最响闹钟,但我大脑很快适应,闹钟一响我就开始梦,不是站在路边看救护车飞车救人,就是警车呼啸而过抓坏蛋,轻而易举把侵脑子各种噪音融睡眠里。谢天谢地,自从我上大学之后,况有所好转。别说每次一有类似梦境,就是真走在马路上或者坐在电影院里,听到各种刺耳啸叫,我都会不由自主警觉。渐渐,我通常可以到准时起床。

通常。

洗了澡,吃了点东西,我在衣橱里找今天穿衣服。其实昨天晚上就该准备好,而不是像自己以为早点儿起来再决定。现在本没时间熨烫想穿衣服,除了恤衫和牛仔,只能是衬衣和印花半了。在镜子前完最后一次审视,我套上帆布鞋匆匆出门。我也想穿高跟凉鞋,但时间滴滴答答淌,离上课时间越来越近,从公寓到教室有好长一段路,高跟鞋可是影响速度呢。

东皇廖汉维课我不能迟到。

我从来没见过这位教授,但他在系里却非常出名。一是因为东皇绰号,如何得来不可考,厉害和神秘名是坐实了。而且他也很严厉,对懒惰零容忍。我自认和懒不沾边,但第一天迟到肯定很难让他信服这一点。坦率讲,从我听到八卦言看,廖汉维有点让人讨厌。好在这个学期我只用修他一门课,每周五一个讲座应该能应付……我一直都可以,即使在一个讨厌教授手得高分不是特别提神儿事儿。

我暗暗叹气,你原本以为社科学院政治经济学会离数学会远一点儿,可事实是,当你学到研究生级别,不管专业是文还是理,就必须得懂得一些统计学知识,了解不同数据收集方法优势与局限,学如何用统计学工具进行数据分析,如何出漂亮图形,所以'数据分析与统计断'就成为我们必修学分之一。我数学学得不烂,但从来都是着皮赶鸭子上架,最多应付写作业和考试。这门课肯定不会成为我最,事实上,真正形很可能是叫苦连天。

我瞥了眼手机,离上课时间越来越近,忐忑不安心也越来越强烈。我不停给自己打气鼓励,没有理由紧张,'数据分析与统计断'是公基础课,肯定用是那种巨大阶梯教室,一个人很容易就能被淹没在茫茫人群中。老师授课也是从讲到尾,我们需要就是静静聆听。

我沿着街快步赶往公汽车站,研究生在学校也有宿舍,但因为不喜欢合寝这主意,我早早在学校附近住宅区租了个小公寓。实际上,据我所知,社科院一半儿研究生都在这个小区租了子。沿着街快步走到公汽车站,毫不意外公汽车晚点。我也许应该早点出门,可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。我没花多长时间纠结是该跑两站路还是死等公车,因为一看到有辆出租车停在路边,我立刻飞奔上去抢车。

司机对于我只坐两站路不是很意,不过好在是去学校,这才没有因为加油加气烂理由把我轰车。不过这司机开起车来也是够呛,慢慢悠悠跟在其他车后绝不超车,路上好歹就俩红绿灯,这位师傅别说卡着黄灯踩油门冲出去,他甚至连黄灯还没亮就已经开始减速。真不懂这类司机,他看上去如此热衷赚钱,那是不是也该抓紧时间!

好不容易到了学校,我以飞人博尔特速度气吁吁跑到教学楼,开沉重大门,扫视门厅上指示我要去哪里指示牌。好吧……大楼肯定不会有错,向左走是101-124,向右走是125-147,可是我要去是155教室!看看表离上课只有五分钟了,我现在应该已经坐在教室,或者最差也是朝那个教室飞奔。

可我往哪个方向飞奔?

我心里一沉,恐慌随之而来。这可不是好兆,我深一气强迫自己放松。这不是世界末日,我只需要找到教室。楼都在这里了,教室就不会太远。正确率五五开,不需要天才数学家就能知,我赌是右边。然而,门上数字标识正如门厅指示牌显示那样,以147结束。不过,在走廊尽还有一扇门--一扇没有标记门。

这扇门后面一定藏着另外一排教室,其中就有155号!

我门走进去,没想到看着是另一个大厅,零零散散有些沙发,甚至连个前台都没有,不是特别令人鼓舞。我快速走了一圈,连个平面标识牌都没看见,在大厅穿梭老师学生一个个步匆匆,没有任何人稍稍驻足。他们好像都在赶时间,而且都知该往哪个方向走。我拦住一个步不是那么匆忙学生,结果那人耸耸肩,脆说他是新来,一问三不知。

现在正式上课了。

我又穿过一个走廊,着皮找到一个办公室敲门,希望门背后老师帮助我,然而屋子里坐着却是个眼睛呆滞人。

「对不起,你能告诉我155教室在哪里吗?这栋楼太大了,我有点路。」

她眉紧锁,不地看着我,「不在这半边,这是教师办公区,从正门进来向左楼才是。」。

「谢谢,你可是帮了大忙。」我咕哝着,关上门。

我原路飞奔回到主门厅,向左几步果然看到半层台阶。希望升起,门上铭牌有些是人名和间用途,但有些也有编号,并且数字不仅接近155,而且越往前越大。

我终于看到门标155!

我甚至不想费时间去抱怨为什么这间教室和其他教室不在同一层,而且为什么要被隐藏在一堆办公室中间……我只是很高兴找到这间教室,而且只迟到了三分钟。

我门走进去。

当我后门吱呀一声关上时,教室里每一只眼睛都转过来盯向我。讲台上,廖汉维教授也中断讲话,安静来。教室很大,也坐了学生,但倒霉是只有我一个人迟到。

一滚烫灼热从我脖子后面蔓延上来,我着大红脸使劲吞咽一,快步朝后排一个空座位走去。我感觉到廖教授目一直在追随我,虽然我只在进门时和他对视一眼,但那一眼已经足够。生平第一次,我觉得阶梯教室是那么巨大,走延绵不绝,每走一步都觉得廖教授打算用他目把我轰出太系。

我等着他严厉斥责,譬如'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真是糟糕'、'你能来上课我就很荣幸!'之类让我难堪讽刺挖苦,但他没有。廖教授只是盯着我,当我坐来面对讲台时,他眼睛仍然盯着我。

廖教授又开始慢慢说话。

「就像我说。」廖教师清清嗓子,「虽然你们都是研一,数学又是研究生必考,可因为来自不同学院、不同专业,我并不清楚你们真正数学平。如果我认为你们这个班能力适当,将会保留对教材要求升级权利。但在那之前,所有讲座和讨论都将从最基本开始。作业以及考试也会据你们平,要求有所不同,请仔细

廖汉维听上去很吓人,也确实吓住我。我暗暗瞄了眼周围人,一个个倒是面目平静、毫不紧张。我考研数学分数并不高,而且一直以为考出来数学平应付学分没问题,我开始后悔遵循网上搜索来那些过来人学经验。

「我知你们很多人来这里并非自愿,」廖教授接着说:「你们今天坐到这里,只是因为'数据分析与统计断'是必修,不是出于对数学热,也不是为了通过数学去了解生活、社会或国家。你们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够赚足学分、顺利毕业。然而,我需要你们理解,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这门学科,不会为了学校通过率而降低对你们要求。这门课非常严肃,我希望你能像我一样认真对待,否则你成绩会受到不同程度负面影响。」

这和明目张胆威胁有什么区别!我暗暗叫苦,幸亏只有一节课,再糟能糟糕到哪去?

结果很糟糕。

廖教授花了一个小时才结束这节课,而且在打发我们回家时,给我们一份五十页

数学教材似乎是最深奥一个科目,我每天都会花时间反复

凌晨一点钟时候我终于放弃,倒到床上昏睡过去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