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七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周六午明,我沿着绿树成荫人行走向廖教授公寓。透过树叶照在上,让我上有些微微发汗。日宣、而且还是非传统式日宣,感觉似乎有些奇怪。这本该是一直隐藏在内心最深、最黑暗角落里东西,现在却要公之于众……好吧,公之于众也许不至于,毕竟屋里只会有我们两人,但日宣肯定跑不了,至少我希望如此。

非常希望。

我站在廖教授家门,好一会儿动都不敢动。等四肢终于开始移动,也不过是在走里踱步。我不敢相信竟然忽然怯懦。毕竟,教授和我已经……我暗暗哀嚎,廖教授手指过我,棒过我巴。天,别在这个时候害羞!我强行制止住思绪,如果这会儿再去回想那天办公室发生事儿,我会即时瘫倒在地上熔化肢解,清洁工第二天恐怕得费好半天劲儿才能把一地碎片我清理净。

我慢慢深一气,大步走到教授门前,不断提醒自己是他邀请我来,而我也答应会来。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,不会有问题。我鼓起勇气按门铃,屏住呼等待……等待世界末日来临,等待心脏病发作猝死。不过,这两件事都没发生。既然我仍然安然无恙,那就用充足时间再次整理一遍衣服、子和发。

也许是几秒钟,也许是一整年,我听到屋内步声。门被廖教授打开,他和蔼可亲地笑着,好像我是最普通亲朋好友登门拜访,「嗨,进来。」

我紧张地点,感觉自己像个痴。问候也被卡在喉咙里,我确信那里被塞了块石,让我说不出话来。

廖教授没有穿我平时看到西服西,而是一副居家装打扮,蓝牛仔、恤衫,再加一双黑底鞋。发不再是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,几缕发松散地落在额前。这副模样让他看起来好年轻,而且帅气得让人心动。相比而言,我打扮太过刻意。从子到鞋子,从发卡到手袋,一码名牌不说,而且显得太过正式。我以为打扮成这样能提醒他我不是他学生,而且也是个魅力十足……人。

这该怎么弥补呢?我脑子在一瞬间百转千回,然后举起手袋,说:「我带来了我单子。」

真他妈太棒了,刚说不想让他当我是学生,结果第一句话就是给老师作业!

「哦。」廖教授锁上门,后退一步:「我们立刻就要开始吗?」

我脸腾一红透了,天,真是无限糟糕!

我赶紧把手袋塞回到腋,「不,没关系,怎么都好,对不起,我只是想--」我实在说不去,不得不停来,挫败地承认,「我很紧张。」

廖教授对我微微一笑,双手惯在前,「好还是坏?」

「我不确定。」

廖教授走到我跟前,抱着我脸,「嗨,我们不会任何你不想事,郝彤,记得吗?你可以随时叫停。」

「我紧张会让你兴奋么吗?」我问题而出。

廖教授有些意外,不知怎,这让我立刻感觉好了些,他对我也不是了如指掌。

「如果你是因为害羞而紧张,答案是绝对,如果是因为担心,答案就是否。」廖教授语气中玩笑消失,不冷淡也不生气……只是看起来很有主见。

「你喜欢你人害羞吗?」我知自己太急于讨好,但一想到我们即将事……

廖教授考虑了,「没关系,我也很害羞。」

我大吃一惊,「怎么可能,你看起来那么自信,一切尽在掌样子。」

「多年练。」廖教授笑了笑,「在镜子里给自己鼓劲,健跑步举重,吃不好睡不好,我都经历过。」

我怀疑地看着他。「你只是想让我感觉好些。」

廖教授脸上笑意更深了,「起到作用了吗?」

「嗯……好。」我不好意思地说。

「郝彤,」廖教授叫我名字时,温地几乎能滴,「放松,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想要先舒服点,但如果你愿意,我们当然可以这就谈正事。」

「我……嗯……我想……」用早死早超生这样措辞好像不太恰当,但我确实脑子想都是这个,「我想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。」

「没问题,我可以帮你拿外套吗?」当我外套递给他时,廖教授眼睛在我上徘徊。

我紧张地平长发,发梢刻意用紫了挑染。一件低衬衫隐隐出,是条淡青格子短、黑紧、靛蓝高跟皮鞋。

上个星期,我梦都没想过会打扮成这样。

「你真漂亮,彤彤……我能叫你彤彤么?」廖教授夸奖。

我有些不过气来,只能盯着鞋尖,点点说:「谢谢!」本来想再加一句'你也很帅气',可又觉得太过作,心里定决心,今天某个时刻一定要告诉他。

「来吧,」廖教授将我大衣搭到衣帽柜里,沿着走廊带路,示意我跟在后面。「我们可以在书里聊。」

廖教授书和办公室迥然不同,虽然都很宽阔,但他在学校办公室到都是书籍和文件,没有任何私人物品。这间书橡木地板上铺着绒地毯,墙上有张巨大书画作品,角落里有茂盛盆栽。书桌、书架、皮椅,所有东西都是仿古设计。橱柜里不仅有书,还有很多收藏和装饰,面挂着一个酒架和玻璃杯。看上去高大奢侈,倒是和廖教授平时言谈举止、气势排场非常搭配。

想到我那充二手家具出租公寓,廖教授家太……太成熟。这一刻站在他书里,我从另一个角度感觉到和他年龄差异。那天在他办公室,我们像两个成年人在一起。现在我却又觉得像个小孩,而他仍然是成年人。

「我有个朋友木材进出贸易,因为主要是建材,所以屋子才会这样。」廖教授本不用我问,也许是来他书人都会一脸赞叹和震惊模样,所以谁都要解释一句。说起来,我没有看到任何家人朋友照片,屋子里也没有特别化物件。

「酒?」他走到壁柜边问。

「好吧。」

「你喜欢红还是?」

「我没关系,你决定吧!」我试图让自己听起来不在意,其实是不想因为选错而丢脸。

廖教授递给我一个杯子,我小心抿了一,饶是有所准备,却还是被骤然呛到。我放酒杯,苦着脸:「我现在就走,周见……或者十年后再见。」

廖教授笑得眼角微微皱起,整个脸都活跃起来。他指着椅子,「郝彤,坐来。」

我把酒杯又往远了,这才坐在一把椅子上。

廖教授坐在我对面,问:「还紧张吗?」

我傻笑两,「轻松自在极了,你为什么问?」

廖教授笑容更深,向后靠在椅背上,踝在膝盖上。他拿起酒杯,喝了一大然后放,「彤彤,首先,周五晚上,你还好吗?」

我对这个古怪问题有些诧异,可还是回答:「当然,是,我很好。」

其实我说'好'是指'极度快乐到需要被送到神病院',但我没费心去澄清这一点。

「好吧,我一直在想,彤彤,我很抱歉--」

我缩起脖子赶紧打断他,不忍心再听去,「别,求你了。我说好时候是真好,惊奇、惊讶、惊喜,无论用什么词去形容,但如果你说'对不起',就好像在说不应该发生。如果你有这种感觉,没关系,只是别告诉我。这太伤人心,求你了!」

廖教授用一种评估眼打量我,然后微微一笑,又喝了酒,「我对这件事本并不感到抱歉。」

廖教授听上去像是松了气,我却差点瘫到椅子上。

「我抱歉是……地方、时间、场合,太冲动,太随便和草率。你该和喜欢你人--」

我尴尬地脸庞发烧,「我想我不该那么说。」

我确实很后悔,可当时那形,我好像没办法控制。

「你当时已经说了,这不是秘密。老实说,我并不是很喜欢听这些话。」

我住椅子边缘,确保廖教授看不到我有多慌乱,「但我收不回去了,对吧?……我意思并不是要你我。」

「你想要什么?」

我,我想,而且确保这次俩字没有蹦出嗓子眼儿。

「星期五晚上……星期五晚上,当我去你办公室时,我压就没想到你会我,更不用说……我已经成年,是研究生了,应该可以在不觉得自己是痴况谈论这件事。」

「郝彤,我是你老师。我从没碰过一个学生,想都没想过,我肯定会因为对你事儿失去工作。然而现在,我仍然邀请你来我家,和我单独在一起……现在谁是痴?」

我撇撇,「你是数学教授,又会拉琴,还能当指挥,当然你是这里聪明那个。」

「学识和智慧是两回事儿,但我不打算和你聊哲理,而且如果我踩到申馨梅教授地盘,她会和我没完没了。」

廖教授忽然提到这个名字让我有些意外,申教授总是疾走如风,甚至在讲台踱步时都不例外,我笑着说:「神形师太?我也不想把她扯进话题。」

「神形师太?」廖教授扬起眉,问:「你们学生就是这么叫她吗?」

「当然不是当着她面。」

廖教授拍拍额,「简直不敢想我会得个什么可怕绰号!」

我故意挑挑眉梢,虽然很想告诉他,但也希望在他面前卖个关子。

廖教授等了等,见我没说话,「天,我确实有个外号,不是吗?我需要更多酒。」

他果真拿起杯子,喝了一大,然后又是一。

「其实还不错,要知东皇可是秦时明月数一数二角,而且特别神秘,从来没出手,却还在当老大。」我说着说着笑起来,问起系里一个传闻:「你会不会是一个系主任?」

廖教授吟一声,装着很可怕样子,「不行,我职业生涯要结束了!彤彤,我再也没办法和系主任若无其事聊天了。」

我了个鬼脸,「你那么年轻,可以选择其他职业,譬如男模。」

「哈,别以为奉承我能得高分。」

「这可麻烦了,我只惯得高分。」

「在我手拿高分,你可是得卖力表现呢!」

廖教授语调拉长,我心念一动,没办法不把心思往歪了想。脸颊又开始发烫,半响我才喃喃:「你现在故意在让我难堪,是吗?」

「我忍不住,你脸红时候真可。」

我一时有些发呆,而且确定脸上颜肯定红得像滴血,「如果这是你让我放松方式,效果可是惊人得好。」

「很好。」廖教授又是一阵轻笑,说着从桌子上递给我一张打印纸,「这是我期望,你说你有你?」

我把笔记本递给他,眼睛飞快地扫过他递给我打印纸。平时看到都是打印好讲义,今天第一次看到廖教授笔迹。非常有力并且男化,每个字大小一致,间距均匀,想到自己笔记本上零乱涂鸦,我不禁暗暗缩脖子,又被比去了。

廖教授期望非常多,我拿出考试时用来

廖教授一定一直在看我反应,我刚皱起眉他就问:「有问题么?」

我从他笔迹中抬起,「这……这看上去好像玩游戏!」

尤其是在整个过程中,我都要称呼他为'先生',未经允许,我不得对他或自己进行任何行为,甚至不能高……果然需要这一项,可是有必要么?

「没错,从某种程度上讲,这确实是游戏。」

「我需要你允许才能高?」

「是。」

「这是哪门子要求?」在我看来,真要高将近,肯定该憋着劲儿拼命朝前冲才是,哪有控制可能。

廖教授清清嗓子,「当你觉得高将近时,可以请求我允许。在这一点上,我要么说好,要么说不好。如果你觉得你不能克制,告诉我,我会放缓节奏,直到你能控制自己。如果你判断错误,未经允许而高,你将受到惩罚。」

又是那个词,「惩罚?」

「惩罚可以有很多种,由我选择。只要记住惩罚也是游戏一部分就好,你随时都可以结束这一切。」

我不由自主开始想象他所描绘景,听他命令,在他碰触挣扎动,不顾一切想高却必须压抑……我莫名其貌兴奋激动起来。那会是什么感觉?无法控制,只能请求允许。天,我已经开始刺痛收缩了。

我低,继续看他要求。

如果我需要什么,应该说出来。廖教授可能会同意、反对,也可能有条件同意、反对。我可能需要乞求,如果还是不能被足,可以要求停止。这里说仍然糊其辞,廖教授又强调了一遍使用关键字重要。这不是我想象单子,我一直在期待……嗯……更古怪、更变态事。然而他一句话也没有提到鞭子、锁链、捆绑、塞这些虐玩具,来之前我真以为和廖教授讨论会是这些话题。

不过坦讲,廖教授倒是没有隐瞒,他一开始就说过需要控制。从现在看仍然没变,自始至终控制、完全彻底控制。当然,他很可能会在某个时候把那些虐玩意儿带进卧室。不过我猜也确实没必要,毕竟这张纸上写得非常清楚,任何我不能接受事,总是可以说不。这种方法无疑更简洁明了。

回想自己单子,我顿觉傻气十足。不能擅自决定、临时更改见面时间和地点,不能录音、拍照、摄影,不能用任何方式在社媒公布任何消息。想到我还写着绝对安全、绝对尊重这些显而易见事,我恨不得时间倒再来一遍。当我看向廖教授时,他早早就把我笔记本放在一边,等着我抬。

「天,我单子太蠢了。」

「一点儿也不愚蠢,」廖教授眼睛和而明亮。

我一直盯着他,想看出他话是否真心,可对视只让我两间刺痛变得更强烈。在廖教授之前,我本没想到会有旺盛时候。我真就差那么一点点,把自己归结为冷淡了!然而廖教授对我会有如此大引力,以至于一想到他,我就会觉得发、小酸。现在他在我面前,我们在他家里,如果我愿意就可以得到他,但我必须要求才行。

「我想,我们现在就差商量一个安全词了。」我喉咙有些燥,声音也不由得沙哑。

「你挑吧,」廖教授仍然风轻云淡样子,靠在椅背上等我决定。

「小提琴?」我脑子里没别念想。

廖教授笑起来,点默许。我心脏疯狂跳动,就这样了么?

「我想现在开始,」我站起来,等着他发话,对自己主动感到震惊。

廖教授没有动,只是挑起眉:「你也许该吃些东西,补充能量和分。」

「我不想吃东西。」我低,看到廖教授牛仔裆前隆起一大块。我有些难为,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,自己对他也有这么大影响力。

我伸手抓住廖教授恤衫,衫子质地,但我却觉得指尖扎人,好像被电到似,没想到廖教授却一把抓住我手腕。

我猛得气,显然还没适应他掌控,赶紧说:「我们可以之后一起吃晚饭。」

「之前什么?」他紧我手腕,动着把我出两步远。

我犹豫了。

「说吧,郝彤。」廖教授眼睛眯起来,脸上轻松笑容消失。

我脸颊通红,勇气好像了气,再不说话,就要彻底瘪了,「我要你教我。」

廖教授点点,「教你什么?」

「所有。」

「彤彤……」廖教授松开我手腕,「你比我想象还要淘气。」

我激动得脯上起伏,好容易才设法挤出一句话,「这意味着你同意了吗?」

廖教授慢慢打量我,眼神带着火热和渴望,烧得我浑都在亢奋状态。接着他脸上闪过一丝笑容,「好吧,宝贝……过来.」

他要求很简单,我走到他边,尖对着尖。虽然没有碰触,但这么近距离一样让我感受到他上辐出热量,加上充男荷尔蒙气息、强健,我可以赞扬他吗?他要求里没提任何类似内容。

「你今天看上去好棒……先生。」!听起来太很蠢了。

廖教授咧一笑,轻声:「谢谢你,你也是。」

我脸烫得要滴血,嗓子得本说不出话,只能点点,将脑袋埋得更深。廖教授攥住我巴抬起来,「我们得努力教你接受赞美,不是吗?」

我脸更加发烫,对他恭维有些飘飘然。这一切……对我来说都是崭新,不惯很正常吧。

「好吧,如果我们继续,就必须有一些基本规则。」

「我知,不要告诉任何人。」这是两人之间秘密,我早早领会,也写进了单子里。

「没错,你如果能够隐瞒,我会真心感激。不过这件事已经了,我们将不得不接受任何后果。所以,我不是这个意思,规则是--」

「廖教授,你在给我上课么?」我没想到他竟然拿出课堂上教授架势,也许他没有意识到,所以我得提醒一。

「很好,」廖教授忍住笑,「第一课是你必须告诉我一切,如果有任何事、任何感觉瞒着我,后果将会是灾难。如果我了你不喜欢事,你一定要告诉我。如果我伤害了你或者让你不舒服,你需要告诉我,答应我?」

「是,廖教授。」我拿出乖学生架势回应。

廖教授我一眼,「如果你继续这样,会有麻烦。」

「对不起,廖教授。」我有些故意捣乱意思,不地问:「你真要给我上课吗?」

「是,但我也希望你能教会我一些东西。」

我摇表示没听懂,「我能教你什么?」

「你可以教我了解你!」

哎呀,明明是上课时教授语气,偏偏内容听上去很甜,透着一子亲密。我慢慢气,不敢相信廖教授对我不仅是亲、,还说亲承认他想知关于我一切。

「我不是一个很有趣话题,你想知什么?」

廖教授手搭在我间,轻轻曲线,「告诉我你喜欢我你哪里?」

我一阵紧缩,「需要我提醒你我这辈子只有过一次高么?」

「但我肯定不是第一个碰过你人。」

「我在这方面确实乏善可陈。」

「你连自己都没碰过?」他双手捧住我。

「哦,天哪。」我手捂住眼睛,「你要杀了我吗?如果我死了,你就没办法了解我了。」

廖教授大笑,「好吧,如果你不告诉我,我就得自己研究。」

他把我拉到他大上,轻轻在我和脖子上游,指尖划过锁骨,然后对着我耳朵:「她肩胛很敏感。」

「她确实喜欢,」我颤巍巍同意。事实上,只要是廖教授,我哪儿都敏感。

「她喜欢被吗?」他一边问,一边将大手覆盖在我部,立刻因渴望和需要而变得。我尴尬异常,不得不闭上眼睛。

「你呼不太稳,彤彤。」

「抱歉,只是--」

「第二课,别为息歉。」

「以后会有考试吗?」

「是,不过不用担心,你已经通过了。」廖教授再次强调:「记住,如果有什么事你不喜欢,就说小提琴。」

说着,他像以前一样我,好像鱼儿需要似。我浑着了火,立刻伸手去抱他,但他却开我手,结束了亲。

廖教授:「没有许可是不行,记得吗?」

这也算!我沮丧地用吟抗议,他却呵呵笑起来。

「好吧,我可以你吗,先生?」

他眼睛变得深沉,胯隆起在我们之间颤动。「这很好,」他低语,迅速俯住我,速度之快,他'是'几乎让我吞到肚子里。

就这么简单一个问题,竟然能够让他如此充,而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,谁能想之后等待我会是什么,我只觉得奔血快到血管会炸。

好一会廖教授才结束这个,说:「我知你很害羞,但现在,我要你掉衣服。」

我脸更红了,这是要求还是命令?我原本以为廖教授会更主动些。

廖教授看着我手足无措样子,双手捧着我脸,「彤彤,你让我教你。」

「你帮帮我!」既然是教,要求帮助很自然,他不是也一直帮我学讲义。

廖教授住我红,如饥似渴地一阵,慢慢来到脸颊、脖颈。两只手同时解开我衬衫扣子,前襟稍稍打开后,他手伸进去住我肩膀。一点一点,我放松来,廖教授渐渐变得更强、更剧烈。他手移到锁骨,再来到,然后隔着衬衫部,时不时磨蹭我尖。

我隐约明他在什么,廖教授在让我惯他,刺激我望,惑我想要更多……是,我是想要更多。我艰难地偏扯开,和他四目相对,「求你了,我,我想要更多。」

「彤彤……」廖教授轻声责备,「你现在已经已经清楚,要什么必须直截了当,具表述。」

「见鬼,这又不是在作业写报告!」我紧张地傻笑。

廖教授皱眉:「你在质疑我方法吗?」

「是,廖教授。」我笑得发抖,有点儿脑回路。

廖教授脸上轻松表瞬间消失,他紧紧抓住我巴,「彤彤,如果你有要求,我需要你清晰表述出来。当然,我也可以揍你,直到你服从为止。」

他语气明明很温,在我听来却更加危险。我笑声立刻消失,老实:「我想你帮我衣服。」

「瞧,这并不难,对么?」

他还没等我回答,衬衫就掉到了地上,然后熟练地解开我蕾丝。一切进行得如此之快,我肺差点儿炸。

廖教授咧一笑,我粉红,「你脸红了,一直红到了两个漂亮儿。彤彤,我喜欢这样。你很兴奋,不是吗?你自己。」

我低看了看,发垂在脸上,捧住自己双,大拇指轻轻摩擦。

廖教授轻轻将一缕发拂到我耳后,「站直,给我一个全景。」

我直背脊,脯上起伏。不过我脑袋仍然低垂,我很尴尬,也很兴奋,尤其看着自己渐渐起来,而廖教授也在看……

忽然,我发被廖教授攥住向后仰起,他眼睛充望,「我说了,站直,彤彤。」

我部一阵搐,嗓子里呜咽一声,格子短好像已经透了。

我着气,:「是,先生。」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