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 12 节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有人来拥抱他。

也许过了很久,也许是他累了,谢澜终于停了大喊。

他将自己藏在影里,低不可闻张呢喃,沉重黏稠黑暗在慢慢包裹着他。

而他在说,

“莉莉”

随后,谢澜抬起暗淡双眼,望向窗外。

蔚蓝天空上皆是云朵,依稀能听见清脆鸟鸣声。从上而,洒落在他前,与他所角落划分出鲜明界限。

他努力接近过,可抛了他。

谢澜一眨不眨凝视,久到连和天空都变得刺目起来,眼眶则控制不住溢出生理泪,顺着鬓边落。

他先是轻声笑着,继而一点点变高,最后只剩癫狂凄惨朗声大笑。

谢澜捡起地上陶瓷碎片就要往手上割去,试图以鲜血和疼痛警示自己。

就在锋利碎片要划开肌那一刻,急促而沉闷敲门声响起。

谢澜本不想理会,可门外人一直锲而不舍敲打着门框。

他站起,跨过一地狼藉去开门。

“请问是谢先生吗?”“是这样,我是厉长钧先生叫来家政员工。”

穿着工作服中年子笑着指了指手上清洁工具。

随即注意到谢澜难看脸,她一脸拘谨补充说明,“厉先生让我给您带句话。”

“他说谢谢你衣服,还有,打扫事就让他来负责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

贴心莉莉,居家必备。

第10章 动心

谢澜垂落手紧紧攥着那块陶瓷碎片,一言不发侧过让人进来。

不规则锋利碎片边缘缓缓扎进他掌心皮,谢澜迟钝察觉到这痛感,他霎时从浑浑噩噩黑暗中清醒过来,一把扔碎片。

瓷片清脆落地声混合着左手滴滴答答鲜血,不自觉扰乱人心。

谢澜收起压在右手,他鸦羽般睫翼轻颤,这一刻剧烈跳动心脏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是因为疼痛还是心悸。

“麻烦你把客厅部分简单收拾一,其他就不用了。”

他任由手心血沾染上衣服,强作淡定向已经开始打扫家政员工说。

人虽然惊讶于间狼藉远超雇主描述,但合格行业素质令她不会多询问,而是埋专心理手上工作。

在听见对方话后她连忙回答应:“好谢先生,我大概两小时就能定。”

谢澜抿直角,点过算是表示知,便回到卧室打算换上脏衣服直接沐浴。

先前厉长钧在卫生间洗了澡,因此地面迹尚未涸,连带着一些被留使用痕迹也变得醒目起来。他皱着眉,慢慢上衬衣,可能是出于他错觉,竟隐隐感知到浴室弥漫汽。

他低嫌恶看向衣服上血迹,草草团成一团便随手扔进一旁垃圾桶。

凝固血令他感到洁癖和生理厌恶。

忽,他注意到了丢在垃圾桶里另外一件衬衣。

是厉长钧丢吗?

谢澜犹豫再三,还是别过脸强忍着不适迅速捡起那件衬衣。他打量比起自己尺寸大了整整一倍衣服,轻声叹气,随即收了起来。

眼不见心不烦。

算了,还是一会拿去洗洗吧。

次见面,再还给他。

深夜。

窗外逐渐由淅淅沥沥雨点转换为倾盆大雨,狂风呼啸般刮过,万巷皆空,独留风雨肆意为亡灵奏响挽歌。

地面在路边灯泛出清冷波。

昏暗卧室床上,谢澜额角冒着冷汗,紧闭双眼,深陷梦境无法自,痛苦万分。

面对父母打骂时憎恨与怨怼,眼睁睁看

着心中太离去无能为力,多年来一次次失去和挫折。

我算什么,我这算是什么!

梦境连彩都是黑灰,单调且压抑,沉重气息一点点淹没住谢澜,令他不上气。

“轰——”

霎时间,纯雷电从云层劈落,以一往无前之势发出轰天巨响。

“不要!!”

谢澜猛得惊醒过来,向前伸出手想要留住什么,可怀抱却是冰冷空气。

他剧烈息着,一把抹开鬓角冷汗,心有余悸。

背后黏腻触感让谢澜心生反感,正打算起衣服,放在枕旁手机却突然亮起屏幕和消息提示音。

谢澜点开屏幕,自动读取语音缓缓响起。

“谢澜,你要查我还没问清楚,不过厉长钧十来岁时候生过一场不知原因大病,之后便出国了。”

林宇杭夹杂着抱怨语音从声筒里传来,“这是医科中介给他资料,记得看,我废了老大劲才拿到。”

谢澜不打算听他面发送过来语音,因为十有八九是一堆废话。

他沉眼眸,一字一句仔细看完那份资料。

突兀,谢澜停目,凝视着资料上地址那行字。

他居然是一个人住,为什么不与厉家人一起?

时间如沙般飞快逝,转眼窗外悄悄出了影子。

谢澜据那份资料,以自己方式一点点查询每一他所不明确地方,在历时数个小时后,他看完了资料同时也熬红了眼睛。

厉长钧,世界名校毕业神医学博士,同时还选修了心里应用,在校多次获奖,具有富从业经验。

明明是家族大少,为什么要转而从医呢。

他手指无意识摩挲手机背部,心神一片恍惚,各种杂乱无章猜想在脑海里纷纷冒出。

许久后,一声叹息响起。

而窗外已是黎明时分。

谢澜换了简单便服,决定亲自去找厉长钧问个明。

临走前,他回望玄关边反玻璃,静静打量自己穿着。他眨着眼睛,双手提起脸颊两边角,勉强出一个难看微笑。

是与不是,一问便知。

经历凌晨那场大雨,小区内被人工修剪绿意倒是青翠滴,只可惜一大清早人烟稀少,无人瞧见此美景。

谢澜从地车库驾车而出,宽厚有力轮胎轧过一个又一个洼后离去,向着厉长钧住一路飞驰。

远远看见厉长钧住,是一座复式装潢单公寓,他刹住车,将其停在了附近停车位上。

谢澜茫看着近在咫尺公寓,恍然才意识到他已经走了这么远,他深呼一气,按照资料上号找了过去。

一直走上第六层后谢澜才停来。

六零五。

他先是有礼敲了三门,等待几秒没回应后又继续提高力度。很长一段时间过去,门后依然是毫无动静。他着,不死心想要继续敲,还没有所动作,隔壁住便暴躁着语气隔空喊话。

“别敲了别敲了,你这人怎么回事一直敲门,大清早让不让人休息了?”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