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二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这次,我至少按时坐到教室里,并设法在中间偏左又偏后位置坐,确保自己淹没在茫茫人海中。我希望廖教授能够忽视我存在,永远想不起来才好。

当廖教授走进教室时,他连都没抬,径直走向讲台,将办公包放到讲桌上,然后拿起马克笔刷刷刷在巨大演示板上写起来。我长松一气,想起在哪儿看过一则关于牛顿故事。他曾经走进一间教室,讲完一节数学课然后回家,从到尾都没注意教室里一个学生都没有。我希望廖教授也能如此,将今天所有课堂时间都花在演示板上写字,忘了底学生,忘了我。

既然廖教授背对着我,没了严肃吓人表,我也敢大胆盯向他方向。他看起来异常整洁优雅,可能从小到大过都是养尊优生活。他手很大,手指很长,字迹秀气飘逸。发不厚,整整齐齐向后梳理。他双很长,黑牛津皮鞋一尘不染。大衣肘部两个设计补丁很扎眼,似乎在大声宣扬衣服主人保守、传统、严肃,千万别和他开玩笑。我肯定没盯着他看,我也什么都看不着,他大衣摆刚好遮住,本看不出大小形状。

廖教授转过。

我还没来得及移开目,他就朝我看过来。我心里一惊暗不好,廖教授不仅一眼锁定我存在,而且逮着我偷窥他。不过这谈不上偷窥吧,他是老师、我是学生,我有权看着他,不是吗?他不该生气或者意外吧……我意思是他站在教室讲台上,我还能看什么?大家都在看他!即便如此,我仍然感觉到面颊忽然变得滚烫,不用照镜子我就知面通红,好像我在什么顽皮事……他是不是知我刚才在看他?

「我们开始?」廖教授忽然开,仍然直视着我。

我几乎要张说好,幸亏意识到廖教授只是在和全班同学打招呼,赶紧闭上。

「我们先讨论上次留

哦,天,噩梦正式开始。

我清清嗓子,行,没问题,我可以到。记得有一次上历史课,老师用一整堂课时间让同学讨论唐代农耕技术发展,我喋喋不休一直都在发言,所不过是来覆去用不同方式复述教科书上一个段落而已……但那是在中学,也不是在廖教授仔细观察之。

「我,嗯……」连我都觉声音尴尬又尖锐,我清清嗓子,又试了一次。「是这样,参数估计和假设检验是统计断两个组成部分……它们都是利用样本对总进行某种断,但断角度不同……参数估计讨论是用样本估计总参数方法,总参数u在估计前是未知……而在假设检验中,则是先对u值提出一个假设……然后利用样本信息去检验这个假设是否成立……」我心怦怦直跳,脑袋一片空,使劲儿搜索着接来该讲什么。我记得案例一前言部分,并且背了来,但是之后说什么一雾。

我停来,静静等待自己成为一个人自燃受害者。这不是没有可能,譬如球状闪电、静电、灯芯效应、内酮过多等都会引起自燃。我不知为什么会这时候想起自燃和自燃原因,不过已经丢脸了,原因已经不再重要。

我看着廖教授,他样子就好像一个盲人被告之吃瓣桔子结果放到里是老妈一样。然而他很快恢复过来,转向另一个学生,让他回答相同问题。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一点儿概念也没有,我完全沉浸在自己羞和痛苦中,听不到任何声音,不管是廖教授讲座还是周围同学讨论。

我无法决定该怎么办,如果我匆匆走出教室,一言不发离开,廖教授会怎么看我?他会认为我是个懒惰学生,一点儿不重视他留

我哪个都不想,必须解决这个问题。

我不得不最讨厌事--向教授求助。

如果让我给自己格列单子,'独立'一定排在单子里第一位。我几乎总能自己想办法、自己决定,并勇敢面对后果。依靠别人帮助和支持让我很不舒服,好像我很弱,像是在给他们添负担。我当然知老师职责就是传授业解惑,帮助学生学是他们这个职业存在原因。不过,我仍然不喜欢找老师寻求帮助,还是一对一帮助。

可现在形势很明显,我要么向廖教授寻求帮助,要么这门课不及格。所以,当廖教授宣布课,其他同学从座位上站起来,陆陆续续走出教室时,我故意拖到最后一个起,慢慢向讲台走去。

廖教授背对着我在擦演示板板书,我清清嗓子,但他没有转过。

「抱歉……廖教授?」

「怎么了?」他问,仍然没有转过来。

「我想……你教材……我想我需要一些帮助。」

廖教授在用力抹擦板书前稍稍停顿一,但他只是快速动演示板,继续擦另一块板子,「今天午两点半后是我答疑时间,你可以来我办公室,仁行楼2042……不用担心,仁行楼不像这里那么难找。」

我以为我能听出他在笑,但直到他擦完板书,转过面对我时,我才确定他真在笑,甚至还是角上那种。这似乎与他在课堂上给我们留印象大相径庭。我脸颊开始发烫,天,我暗暗叫苦,别是又红了!

「这……嗯,这座建筑……很奇怪,」我设法说出一个完整句子。

廖教授把书塞进包里,说:「我很惊讶你从没听说过,所有来这里上课学生都会收到提醒。这个楼在建国时期修造,由开国元勋剪彩,这被看来是非常荣耀事。所以理学院规模即使越来越大,也没有人愿意搬出这个大楼。而是不停扩建、扩建、或者拆除了扩建再扩建,于是才有了现在极其复杂平面图。」

「还有这回事儿,我没在这里读本科,但来学校这么长时间,从来没人跟我说过,一句话都没有!」我像在对天发誓一样虔诚……幼稚。

「我还不知呢,你叫什么名字?」廖教授伸出手和我相。我有些惊讶,他是老师、我是学生,竟然还能这么客气。当然,他在课堂上从来没有要求我们自我介绍,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丝毫表现出想认识一屋子同学兴趣。

「郝彤,」我赶紧伸出手回,他用力了我手,定而自信。

「午见,郝彤,」他说完就松开我手,转离开。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