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防失联,请收藏网址:hongxiu.me

第五章

本站不支持任何浏览器的阅读模式,访问时请退出阅读模式,否则会有乱码影响阅读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我提前十五分钟来到教室,好准备迎接'数据分析与统计断'新挑战。这次我选择坐在前排中间,后背直、纸笔铺开,期待给廖教授留深刻印象。他准点门走进教室,脸有些疲倦和神不振,可我看见他时仍然兴奋不已。一半是因为这个星期学效率太高,对于廖教授今天提问充信心和期待。另一半也是因为上次在课堂上太过羞,我想挽回颜面。总之,我打算在这节课好好展现自己。

像上节课一样,廖教授先刷刷刷写这节课教学任务和大纲,笔在展示板上发出吱吱声响,照平时我一定会因为这种高频声音皱眉捂耳。今天却完全不同,我一眼不眨盯着廖教授背后,着地看着他一举一动,直到他转开始提问题。

「上一次留给大家

我手高高弹起来。

「你来,」廖教授抬抬巴示意我回答,假装不知我名字。

我用最清晰响亮声音,有条不紊地回答这个问题。没人知昨天晚上我在镜子前如何心排演,抑扬顿挫、表神态,都让我表现出最完美状态。相信从此以后,不是廖教授,周围同学也会对我刮目相看。我心中充自豪……哦,是,事进展得相当顺利。

「还有人吗?」廖教授环顾教室。

这是我结束发言后廖教授唯一反应……没有夸奖?好吧,这可有点让人失望。

没有一个人举手。

「嗨,各位同学,我可不是随便挑案子当你们

大家轻声笑起来,廖教授继续提问:「谁能从这个案子得到启发,解释一超高层建筑在不同社会经济背景中利益驱动?」

我想都没想,手又弹起来……全教室就我一个人举手。

廖教授抿了抿,一言不发地指着我。

这个回答比第一个还要彩,让我不敢相信是他在我回答问题时没有任何反应。任何老师都会微笑,或者至少给我一些鼓励点。廖教授看起来就像一块石,这和我想象不太一样……太不一样了。

第三个问题被抛出,我仍然是唯一举手学生。很遗憾,在我回答完后,他还是什么都没说。不仅如此,直接放弃了之后提问环节,在剩时间里全部都是他说我们听。我缩在座位里,真想一枪崩了自己。廖教授非常善于在大庭广众之羞辱我,无论我得多好还是多糟。

课后,我收拾好书包,扎在人堆儿里准备偷偷溜出教室。经过讲台时,廖教授叫住我,我只能停来,等着他讲话。

「今天上完课后,到我办公室来见我,」廖教授。

「但是我……我……我听懂今天课程,能自己应付!」我不想去,我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在廖教授课堂说一句话、消失都行,大不了明年重修这门课。

廖教授没说话,只是盯着我,那眼神好像在告诉我他不是提要求,我没选择。我低看着鞋尖、点点,然后飞奔跑出教室。

剩一整天我都在诚惶诚恐中度过,耳朵边嗡嗡作响,几乎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,只是盲目地记笔记,有时候笔记都提不起劲儿,脆拿手机把板书或演讲直接拍成照片。我漫无边际琢磨着廖教授会对我说什么,心中不安随着时间移越来越强烈,这次谈话十之八九不会愉快。批评、打击、生气,无论廖教授说什么,我都会痛彻心扉很受伤。

我不知廖教授怎么定义'上完课',如果是普通课程表,那我午三点就结束了,不过如果算上我在图书管打工值班,那就得等到六点之后。我选择后者,如果那时廖教授已经班回家或者临时有事,我就可以留言说自己来了但他不在,然后躲过这一世纪大劫难,或者叫世纪大羞辱。

没错,我这辈子从来没被老师叫过办公室!

到达廖教授办公室时,他正在等我。当我说等时,我意思就是等--没在看文件、没在书写、没在浏览电脑,没在玩手机、没在拉小提琴。他什么都没,只是坐在书桌后大椅子上,手肘撑在扶手,手指,静静看着门。

我有点不过气,慢腾腾走到他对面,坐了来,喃喃:「我早上忘了说上完课还要在图书管打工,刚好是今天,所以来得比较晚。」

这句话我本来想用铿锵有力语调说出来,瞧吧,我有充足理由违抗你命令。我心里甚至还有些暗自得意,你在课堂上如此羞辱我,我发个小脾气不是很正常事儿么?可不知怎么回事儿,他一句话不用说,只用一个眼神就让我败阵来。从巴里出来调子别说振振有辞,简直可以说是摇尾乞怜。

「郝彤,」廖教授没理睬我解释,而是用危险而沉静声音:「我不能让你在我课堂上炫耀摆显,这么对你没有任何好。事实上,这很让人尴尬。你看到其他同学看你眼神了吗?这就是你想要名声?你想要效果?」

我盯着桌面上一花纹图案,肠胃搅。这次谈话比我想象更糟,廖教授在教训我,对我所努力全盘否定,好像我是个淘气孩子。从来没人这样跟我说话,尤其是老师。我眼眶一热,感觉眼球变得润。妈,真是太好了,这正是我需要--在廖教授面前表现得像个哭孩子。我使劲把泪控制住,然后长长住一气,再慢慢吐出来。因为太过刻意,整个都在晃动。

「回答我,」廖教授沉默了许久后说。

「不,」我低声回应,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他。

廖教授倒并不显得生气,他看起来……也许是失望,或者别什么,某种转瞬即逝、难以言喻绪。

「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在努力!」我一肚子委屈,声音也控制不住提高了些,「我以为你想让我好好学呢。」

「我希望所有学生都能认真学,郝彤。」廖教授稍稍前探,说:「如果你在课堂上继续像今天一样,他们没办法上我课。」

我更加委屈,这绪又转瞬变成不、再变成愤怒,在中绕了一圈又一圈,然后跑到喉咙。我张开说出本没过脑子话,「怪不得大家都讨厌你。」

廖教授转移目,沉默来。

我以为他会站起来对着我大喊大叫,指着门命令我从办公室滚出去。然而他没有,只是坐在那里,非常安静,好像我真说中他忌讳,找到最好办法惩罚他。

良久,廖教授再次看向我,「你讨厌我吗?」

「我几乎不认识你,」我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「这不是答案。」

「我讨厌你有时给我感觉,」话一出来,我就后悔了。

廖教授巴搐,轻轻说:「好吧,我很抱歉,我从来没打算让你有任何感觉,除了关于'数据分析与统计断'这门课是否能教得让学生意。」

「真吗?」我反问,声音有点儿大。

廖教授向椅子后退了退,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态度越来越不客气,「你早上不是在伤害我感吗?刚才不是吗?把我说得像个幼稚无知小生!廖教授,你不用担心,我以后不再来上你课,我会跟同学借讲义,参加学小组,你这门课我大不了不要优等,不要你教好了。我不可能是这个学校第一个不去上课学生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所以没什么大不了!」

「那就这么吧!」廖教授毫不犹豫答应来。

我好像被他扇了一巴掌,廖教授竟然同意了,一点儿都没挽留……我只是气上话!一时间心里全是委屈,我着泪说:「我不明你为什么不让我上你课。」

「我不明你为什么要留来。」

我用力住,我知为什么,但我不想承认。恋老师似乎太幼稚、太可笑,那都是刚来初中学小生事。然而事实是我确实想向他学,渴望得到他认可,因为我确实喜欢他、恋他。

「不,你不能!」廖教授忽然说。

我吓了一跳,不敢置信自己愚蠢,「我……大声说出来了?」

「是。」廖教授面无表。

「好吧……这无关紧要,」我挫败地说。

「这关系非常大,郝彤,」廖教授靠到椅背上,双臂在前,「我不能让你在这里,用这样方式看着我。」

好吧,否认这一点毫无意义,尽管我能感觉到耳开始发热,「为什么不?」

「因为我不会……我不能……」廖教授闭上眼睛,拨了发,然后指着门:「请出去,这场谈话不会有好收场。」

「为什么?」我没有挪,而是固执地要求他给我一个答案,「你要告诉我不可能吗?你不是我喜欢类型,而像你这样人,永远也不会喜欢我这个类型?」

沉默……长长沉默,令人心惊跳。

「不,」廖教授终于出声,听起来很疲倦,「郝彤,但这不是问题所在,你心知肚明,所以别再装模作样了。」

我心脏当场跳一拍!我是说真,千真万确跳一拍,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种修辞手法呢,但实际上我真是感觉到心脏冻结片刻,然后又开始以每秒一百万次速度跳动,耳朵被鼓膜震得隆隆作响。

「好吧,那么……」我不去管内心震撼,故作镇静地说:「我不知问题出在哪里,我们都是成年人,当然可以像成年人一样解决这个问题。」

廖教授用显而易见语调回:「我们不能这么,郝彤。」

「你怕什么?你觉得我会给你惹麻烦?让你丢工作?向学校揭发你扰?」

「这是其中一部分,」廖教授喃喃地说。

「我绝不会那样。」我而出,气越来越定,「我不会伤害你,而我也知你不会让我任何我不想事儿。」

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当了你两天老师?」他扬起眉,好像认为我自厢愿非常可笑。

我沉默不语,拒绝回应他问题。该死。我终于遇到一个喜欢男人,一个被我深深引男人,而这一切在开始之前就结束了?我讨厌辩解、讨厌争吵、讨厌小题大。即使我有千句万句话要说,可还是选择放弃。

我直双肩,深深了一气,挫败地说:「你知吗?我喜欢你这么说,但也憎恨你这么说。」

廖教授无奈地叹气,坦:「规定……学校有规定,反对这种事。」

廖教授当我痴么,有规矩又能怎样?我还没来得及阻止自己,张说:「规矩见鬼去吧。」

近期有书友反映部分国产手机自带浏览器已屏蔽本站,推荐大家使用谷歌浏览器(Chrome),火狐浏览器(Firefox),微软Edge,苹果Safari等知名浏览器,或者点击下方收藏永久网址,使用备用域名进行访问!

如果喜欢本站,记得向小伙伴分享哦!

-->为防失联,点此收藏永久网址<--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简繁转换 简体 繁体
  •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
  • 字体大小